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诺尔曼(小)焦裕禄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2楼的产房护士  

2017-05-16 10:59:59|  分类: 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孩产妇数量大增 危急重症多了 护士绷紧弦高强度工作是常态

江志潇

江志潇和同事在产房。

22楼,不仅住着《欢乐颂》里的“五美”,也忙碌着一群“白衣天使”,她们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产房的护士。

“在产房,谁要是拖拖拉拉慢一点,我要拿着鞭子赶的。”护士长江志潇行事风风火火。7时40分来到产科,麻利地换上工作服,她立刻进入工作状态:回顾前一日的工作、评估当天的工作量与人力安排、督导交接班。手下的护士们则认真地交接产妇的情况、测量生命体征、评估宫缩、检查宫口……22楼产房火力全开,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

从产妇进入先兆临产状态,到婴儿呱呱坠地,护士要全程守护。二孩放开后,医院每日接纳的产妇数量激增,危急重症也增加不少,这让22楼的护士们愈感任重道远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杨逸男通讯员朱素颖

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

甫一进入江志潇工作了六年多的产房,记者只看见产前区的每个房间都已满床;一眼看到底的走廊上,密密麻麻都是加床;护士站对面,甚至坐着一排连床都没有的孕妇,只能“加凳”。产房里,待产的孕妇已睡到了“车床”上,随时准备进入手术室。

自2016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以来,这样拥挤而繁忙的情况,在产科早已是常态。

产妇激增近一倍

江志潇记得,以前产科每月会迎来100至110个产妇。2016年上半年,产妇数量开始激增,最繁忙时一个月接纳数接近200个孕妇。产房护士在面对激增的工作量时,有段时间又有三名同事同时怀孕,这让在岗的护士只有9人,她们每周需要高强度工作50多个小时。

和别的病房不同,产房护士总是会被夜半铃声叫醒,很多产妇在夜晚到达临产状态,一旦产房留守的护士人手不足或者碰上紧急手术,在家休息的护士,只得半夜翻身下床赶到医院。

江志潇还没有生孩子,但家有小孩的同事就不一样了。一次,因孩子发烧,一位护士只好晚上在医院熬夜为孩子挂水,第二天继续上班,熬得双眼通红。

忙碌若此,还是常有其他科室的护士羡慕她们——毕竟这是一个“迎接新生”的职业,充满喜悦。

但江志潇不以为然。“心里时刻绷着一根弦,不敢松。最害怕听到产妇的叫声。”22楼的产房里,只要产妇撕心裂肺的叫声一响起,护士们就如临大敌,哗啦啦地冲向房间。

“在产科,不出事没什么,一出事就是大事。”江志潇清楚得很。

精神压力更大了

二胎妈妈多为三十多岁,江志潇和同事也接待过四十多岁的高龄产妇。相比头胎的年轻产妇,妊娠期高血压、妊娠期糖尿病等并发症在高龄妈妈中更为常见。有时,江志潇甚至来不及将产妇转移到相隔不足十米的手术间,就要当机立断地在产床实施手术。

此外,江志潇和护士们会因为产妇产程太快而频频受到“惊吓”。一般而言,头胎产妇的宫口从3厘米扩张到10厘米,平均需要6至8小时;但二胎产妇的宫口扩张却很快。一次,一名护士刚给一个产妇检查完宫口,才开到3厘米,一个转身的时间,发现胎儿的头已经快出来了,这名护士吓得不轻。

“这真不是笑话。”江志潇不由地瞪大了眼睛,“二胎后我们的精神压力更大了。”

做护士多年的江志潇希望产妇的一切身体状况都在掌控和检测之内,但意料之外、措手不及的情况仍然会让她心惊胆战,有时眼睁睁看着胎死腹中却回天乏术。

两个月前,一位由外院转来的产妇就让江志潇惋惜不已。她才三十岁,已怀上了第三胎,恰好还是双胞胎,这让家里人十分欣喜。然而自以为“经验丰富”的产妇忽略了定期产检,直到一日,她突然口鼻流血,一去医院检查才发现,自己是患上了病死率高达60%的急性脂肪肝,而此时,腹中婴儿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。虽然立刻转入她们医院,但终因就诊太迟、病情发展太快,依然没有挽救回她的生命。

她找到了成就感

江志潇已和“帮人生孩子”这个职业打交道许久,她越来越觉得,“生孩子真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,产妇们太伟大了”。

不是每个产妇都能配合生产。产程中,产妇宫缩会十分疼痛,每次产妇痛得直喊,江志潇和同事们都会在旁边反复指导“呼吸减痛法”,但仍有产妇大喊大叫消耗体力,拒绝进食,在半米来宽的床位上挣扎扭动。

江志潇对产妇尽力安抚、鼓励顺产的努力并不奏效,“那个时候,产妇可能会觉得我很凶。”江志潇不得已笑着说,“没办法,只有大声讲话她们才能听得进。”

医生、护士不被家属理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尽管江志潇和同事们拼尽全力将对产妇和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,但家属心理预期往往较高,一旦出现什么问题,就很难接受,“家属不知道的是,生产本身就伴随很多并发症。”

整日绷着一根弦,偶尔不被理解,还要处理应急突发情况,这似乎算不上一份好工作。但江志潇却找到了成就感。每当她把健康出世的婴儿递给妈妈,江志潇都会被感动,那时,她和产妇妈妈们一样幸福。

好助产师顶半个医生

当初,江志潇并不想做护士。从小性格有点像男孩子,她很难将自己划入“温柔天使”之列。父亲还常说她“粗心大意、丢三落四”。大学时,她被调剂到了护理专业之后,一度想转专业,但最终仍迈入了这个行业。

江志潇向来不惧血腥。但第一次接生时,拿着刚分娩出来的胎盘,她猛地懵了,“温温热热,软软的,还有血,我一摸上去整个人瞬间从头顶麻到脚板底。”

江志潇的粗心顽疾在助产工作中也被治愈了。不小心用错药拿错东西在护理工作中是大忌,时刻绷紧神经的她如今已非常细心。见惯各色家属,江志潇也更有耐心了。

已做到护士长的江志潇理解了这项工作的含义。全程护理产妇,观测、反馈、执行医嘱、再观察、反馈,她觉得护士更像是医生的眼和手。“我们和病人接触的更多,病情观察都是护士来执行,眼睛用好了可以及时发现问题,及时阻断危险。有些资历深的助产师甚至当得半个医生,可以给年轻医生做指导。”

对话

产房里看过很多“模范老公”

广州日报:什么情况下孕妇需要住院候产?

江志潇:一般第一胎的话,都是宫口扩张以后才收入院,但如果孕妇宫缩很强很密时,我们也会根据情况提前收入院。

但妊娠足月后的孕妇会有不同程度的不规则宫缩,甚至是假临产。常常碰到孕妇一有宫缩肚子疼痛,就被送来医院。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会在评估胎儿状况良好后请她们先回家休息,等宫缩规律后再到院就诊。产房不大,未临产的孕妇假如都留在医院,资源就无法分配给真正需要的人。

有些妈妈一在医院就很紧张,不愿意下地走。这对产程进展不好。送回家的时候我们会鼓励她们出去走一走。

侧切比例并不高

广州日报:如今给产妇进行侧切多吗?

江志潇:不高,从去年到现在一年的时间,我接生了几十个产妇,进行侧切的可能就一两个。医院都有统计侧切率,需要控制的。

这几年医学界的新观念提倡尽量自然分娩,不鼓励侧切。一般有四种情况可能会做侧切,一是胎儿缺氧,需要尽快生出来。二是孕妇早产,胎儿耐受缺氧的能力差,为加速生产,也会侧切。另外如果妈妈会阴组织的弹性差,或者胎儿体型过大,自然分娩可能会导致严重的裂伤,也会选择侧切。

广州日报:在产妇分娩过程中哪些情况容易被忽略?

江志潇:妈妈们的精神状况常常容易被忽视。如果产妇很疲倦,不愿意吃东西,会影响内源性缩宫素的分泌,一拖下去宫缩会越来越差,产程就会延长,也很容易发生产后出血。很多妈妈觉得太痛、太累,拒绝进食,这样的话精神会越来越差,产程会越来越长,造成恶性循环。怀孕可做家务事,压力大不利于分泌乳汁。

重男轻女也不少

广州日报:你应该见过形形色色的家属,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?

江志潇:看过很多模范的老公。印象很深刻的是,有天晚上一个男人带着老婆过来,很紧张,一过来就拉着我说“医生医生,如果有意外,我要保老婆”。他就一直强调所谓的“保大不保小”。我告诉他不用紧张,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,当时仅仅是产妇临产了,并不存在保老婆或是保小孩的情况。

前两天也有产妇做剖宫产,她老公在门口等,我就抱着刚出生的婴儿给他看,结果他不看一眼就要求进去先看老婆。当然也有很多家属,孩子一生下来就只看着孩子,只顾着发信息,不关心产妇。

一样米养百样人,重男轻女的现象也有。有个产妇生了双胞胎,大的是女孩,小的是男孩。当时我把女宝宝抱给她,变换各种角度让她辨识胎儿性别,但是不管怎样她都说看不清,很久之后才不情愿说出婴儿性别是女孩。然而当我把男孩抱给她,她立马就看清了,高兴地说是儿子。如果连妈妈都重男轻女,护士们也觉得很无奈。22楼的产房护士 - 诺尔曼(小)焦裕禄 - 诺尔曼(小)焦裕禄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